{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喜来宝电器 » 正文

口述:忍不了发型师的温柔撩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23:59:29  

  我已经过了整天做梦的年龄,有一份稳定的职业。已经有两年多没有动过自己的头发了,春节前心血来潮去烫了头发,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那个发型师。我真的真的不是见到帅哥就走不动道的小女孩。也可能是平时工作压力太大了,又比较空虚,呵呵,从没想过会在自己身上用上空虚这样的词。

  一直以来,以为自己比同龄人成熟,工作也要求我高度职业化,身边接触的也都是比自己大很多的人,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引起我的兴趣了。而他让我因为特别原始的冲动动心了。以前特别不屑于女孩子因为谁谁谁长得帅就喜欢谁,可是这次,自己也深陷其中了。

  其实他长的也不算帅啦,只不过有一种挺特别的感觉。身边的分分合合有太多是因为很现实的问题,忽然特别想简简单单谈一场恋爱,没想有什么结果,只是想简简单单惦记一个人,为一个人付出,也被一个人关爱。

  他就在东四某家店工作。好几次,居然疯了似的让司机绕路从他家店门口过,就是想能看见他。明明知道是两个世界的人,明明知道只是一时冲动,明明知道连自己都不能允许有什么结果,但是还是忍不住惦记着牵挂着。

  烫头发那天,本来都约好了另外一家店,结果莫名其妙去了他家店。刚刚见到他时没什么特别感觉,只是个很干净的男人而已。他只是交待给助理应该怎么上卷什么的,然后就忙别的客人,基本没有在我的视线里。

  上了很多卷以后头发好沉啊,累得我腰酸背痛,这时他基本忙完了其他客人,说正好有一部新的电影想看,出去拿了盘坐在我旁边看盘。我也只是和同去的朋友还有他有一搭无一搭的聊天。拆了头发上无数根棒棒以后,他开始修剪,我才发现他的手长得好漂亮啊,然后他就很细心很细心的工作,一直到夜里快一点。

  从他店里出来,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头发上还留着刚刚处理过的味道,心情莫名轻松。马路上车很少了,我上车的时候也看见他穿外衣往外走,觉得心里挺过意不去,就给他发了短信,谢谢他为我工作到这么晚。

  然后的几天我们就很频繁的发短信,大多是在晚上或者在夜里,发型师的作息时间和常人完全不同,而我是因为多年来习惯性失眠。我们的短信内容从最初的简单问候,到了解彼此的状况,到没什么实质内容的逗嘴。

  大年初一的晚上,我约了他吃饭,没想怎样,真的没想怎样,自己的生活已经很混乱了,不想更加混乱,只是觉得和他萍水相逢,还算聊得来,觉得这样多一个朋友也不错。那个晚上特别特别冷,特别特别特别冷,走在街上,我忽然特别想让他抱抱我。平日里,和他出去,是不能明目张胆得拉手拥抱得,那天,他走在我身边,忽然就想被他抱抱。

  当然啦,我还是忍住了,前面说过了,不想让自己得生活更加混乱。回到家以后,给他发了短信,说出我当时得感受,他说他知道,只是没好意思…,虽然觉得自己很成熟了,其实还是掩饰不了自己得情绪和感受,或者是因为他这个行业让他阅人无数吧。那天晚上他给我讲了他以前得女朋友,讲了他得家人,我也讲了很多自己得事,现在得社会,似乎只有和陌生人才能吐露心声。

  接下来的几天,还是发着暖暖的短信。偶尔吃个饭,或者我去洗洗头发什么的。一个大风天,我们约好了吃晚饭。饭后照例是我顺路送他回家。快到他家楼下时,他问要不要上去坐坐,我承认,当时心里就觉得也许会发生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

  他家住在六楼,他快速的跑上去,一下子冲进他的房间,反锁上了门。像个孩子似的说不想让我看见他的房间有多乱。我只好坐在他室友的房间里看电视。他折腾了一阵,也到他室友的房间看电视,他坐在床上,窗外风声大作,我忽然觉得气氛暧昧,就在两个房间走来走去,想要掩饰不安。

  我到他房间里的时候,他大声抗议着,我向回走,他向出走,一下子抱住了我。我们疯狂的接吻,然后…做爱。我心里矛盾,但是身体已经完全接受了他。

  自认不是一个滥交和随便的人,平时对付客户或者其他什么人的骚扰也能巧妙应对,这一次,我知道自己动心了,那一刻,我是万分真诚的。很久很久没有想做一个男人的“女朋友”了,不想属于哪个男人,也不想指望哪个男人属于我。

  但是靠在他身边,我真的动心了。或许这就是男人与女人的不同,男人始终用下半身思考,而女人…我甚至总在想,即使是“小姐”也会有对客人动心的时候吧。他是个矛盾体,瞬间深不可测,瞬间像孩子一样让我想把他拥在怀里亲吻他,他瘦瘦的,很瘦很瘦,皮肤是忧郁的苍白色。

  他央求我那晚留下来,我用最后一点理智拒绝了,因为第二天要上班,一早还有个例会,办公室的眼睛耳朵们如果发现我穿着和前一天一样的衣服外加一身烟味上班,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除了仅存的一点理智,那时候,我是不想离开的,不想从他修长完美性感的手里抽回自己的手,就那样感受享受着他手和唇的温度,听他讲他小时候的事,讲他的快乐与烦恼。

  和我之前想象的一样,他的生活与我的生活完全没有交集,他的生活那么极端那么边缘,而我,朝九晚五,出入设在星级酒店的写字楼,日复一日,但是那一刻,我真的觉得,纵然是这样,又怎样呢,我愿意简简单单谈一场恋爱,就是没有结果又怎样呢。甚至设想着帮他收拾屋子,等他下班,陪他吃饭。

  凌晨一点,我走在那条从小就很熟悉的巷子里。(好巧啊,他租的房子就在我以前住的地方附近),风特别大,还有一点扬尘,我觉得我被风沙卷裹着,被风吹的有一点点清醒,告诉自己这只连生命中的一段插曲都算不上,只是个音符吧。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到家洗澡睡觉,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

  接下去的几天,短信骤然减少,他不发,我也不发,但是隐隐的,心里还是牵挂。告诉自己,这样的男人,和各种各样的女人上床只是生活中的家常便饭,告诉自己对男人来说性和情是可以完全分开的,告诉自己把这一切都忘了吧。甚至悄悄的鄙视自己,居然会对这样的一个人,对这样的一件事认真,那晚过后,再想都是多余。

  之后我们又见过一面,在他店里,我去洗头发,感觉怪怪的。我没说要找他,心照不宣的小工让他来给我吹头发,他在我耳边问我换一种造型好不好,我说你看着办吧,然后他仍旧很细致很细致的帮我整理头发,修长的手指在我的发间游走,那一刻,我的心都乱了。

  头发打理好了,他看见我手上磕碰的一个伤口,轻轻的问,你手怎么了,那是一个很小很小的伤口,我没想到他能够看的到,不过,他的星座就是这样具有敏锐洞察力的,他就是凭借这个讨女人的欢心吧。我有点赌气,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总之,不欢而散。

  当天下午,我给他发了短信,说自己上午态度也不太好,晚上想见他。他说不行。我当时真的很冒火,我已经放弃了所有的矜持和自尊,但是他却这样的态度。他问我为什么一定要今天见,我说没有为什么,不是什么事情都有原因的,我们后面说的话我不想复述了,真的觉得这是二十多年来自己做的最不靠谱的一件事。但是,即使我告诉自己他真的是个很莫名其妙很无情很混蛋很烂的烂人,还是放不下。

  一直到现在,我只给他发过两个短信,想告诉他,茫茫人海中,擦肩而过都是一种缘分,我没想要怎样,只是,觉得,或许还可以做朋友吧。现在想想直想抽自己。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跟自己较劲。

  碰巧有两个朋友要烫头发,一个是高中同学刚从悉尼回来过假期,另一个是朝夕相处的同事,分别给她们推荐了他,一来他的技术真的很好,二来,想知道他现在好不好。同学和同事先后去找他弄了头发,首先他们都对他的技术赞不绝口,也同时对他的脾气提出疑异,两个人几乎问了我同样的问题:“我可是客人啊,他拽什么拽。”我无语,他就是凭这个显出他的与众不同吧。

  很多时候,真的很想他。下周,老余就要从法国过来了。心里好乱啊。打算老余到北京那天去他店里洗头发…

  此时此刻,坐在办公室里,透过窗户,看到长安街上车水马龙,电脑里放着他说他最喜欢的歌(除非他对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假的)。找他做头发的同事说他好瘦好瘦好瘦啊,一定不好好吃饭,抽烟抽的很凶,熬夜,觉得自己唇边咸咸的…

  非得这样吗?

  天知道我到底想不想让这件事情结束。若干天以后,我陪朋友去他家烫头发,怕见面尴尬,又实在想见他,最终还是去了。那天他晚班,朋友约了早班的发型师,心里算了时间,觉得也许会碰到他。朋友约的发型师是个很帅很帅的人哦,但是我完全心不在焉,坐在他们身边聊天,但是其实一直心里有点忐忑。

  两个小时很快过去了,当我从镜子里看到他一袭黑衣的走进来,心里还是好一阵动荡。也许他也看到我了吧,看到他到前台,或许以为我约了他剪头发?他从我身后过去,我也装作没看见。过了一会儿,他换好衣服从里面走出来,走到我身边,“你今天怎么来了?”语气依然轻轻的,我基本不能直视他的眼睛,只简单的回答说陪朋友烫头发。

  接下去的几个小时,他基本就视我如无物,坐在休息区和同事谈笑风声。朋友约的发型师一边给朋友修剪,一边和我聊天,之前几次我到他们店的时候,这个发型师也见过我,他应该知道我之前一直找他剪。帅哥发型师开玩笑的说要把我的头发剪短,我说“好啊,下次就找你剪头发。”于是他到前台拿了他的名片,还向我要了电话,整个过程中,那个人只向我们这边张望了一眼,面无表情。

  这个周六,老余就要到北京了,昨天晚上他打过来三个电话,我都没有接,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一直催我,让我下决心到英国去,我应该去吗?曾经跟那个发型师提起过这件事,当然没有说过细节。心里还是乱乱乱,这鬼天气冷冷热热。头发该剪了吗?头发该剪了吧。想周六在老余到之前去剪头发,不想找他了,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表情和心情面对他,可是,如果我找了那天给朋友烫头发的发型师,他会不高兴吗?或许我又在自作多情,他怎么会在乎呢?

  男人的话怎么能相信呢,对吧?是空虚还是游戏,是想找个感情寄托还是放纵自己,我不知道,老余兴高采烈的安排我的未来,我的心里却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不确定。想找个人在我身边在乎我爱我,让我安安生生过我的日子,可以气定神闲从容不迫。我不想生活发生大的改变,如他设计的那样天翻地覆的改变。心里有点害怕。不,是很害怕。

  周六去找他剪头发了,他似乎不开心,物是人非,所以不太开心吧。可是他开不开心又关我什么事呢?觉得自己此时此刻胡言乱语,莫名其妙。那个不给我回短信,说自己很忙的男人,我能相信你吗

  昨天陪客户吃饭唱歌,弄到很晚。又有点喝多了,该死的酒精。此时此刻,坐在办公室里,还能冷静的处理纷繁复杂的各种事情,但是其实,头疼得快要裂开了,从早晨到现在已经喝了至少五六袋咖啡了,同事见了,问我是不是想自杀,哈哈,外面春光这么好,我怎么舍得!!!

  听阿桑的《一直很安静》,心一下子沉静下来。透过身边的落地窗,夕阳渗透进来,感觉温暖而美好。喝完了今天第八袋咖啡,胃隐隐作痛。纵容自己的代价是挥之不去的黑眼圈,和乱七八糟的大脑所谓旁观者清吧,你要认认真真想清楚,自己对他的感情究竟是什么样的,真的是爱吗?

  你真的了解他吗?你真的愿意并且可以承受和他在一起的所有后果吗?他是不是也在乎你呢?或许,做发型师的女朋友真的真的很不容易,真的愿意为他改变自己的生活轨迹吗?

  坐在办公室里,觉得自己面无表情的处理各种事情,应付老板和员工的各种问题,觉得自己像机器。也许我已经是重度咖啡依赖症的患者了,不加糖不加奶的咖啡喝起来也脸不变色心不跳。昨天夜里,我还在疯狂的做另一个自己,一个完全不在自己生活轨道上的自己。任性的放纵着自己。

  昨天,给他发了个短信,问他是不是在开会,他居然马上回了一条短信说:没有,在家。 我没有再把短信回过去,不知道该说什么。发型师真的没有真感情吗。难道都是一样的吗~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